晋中山区“空壳村”的生态崛起

核心提示: 据有关部门统计,从2000年到2010年我国自然村从360万个减少到270万个,各地出现了大量“空壳村”。随之而来的是耕地撂荒、房屋及基础设施闲置和毁坏,原有林木失去有效管护等问题。人走了,老村怎么办?

本报记者 夏树 王泽农 吴晋斌 简承渊  张凤云 马玉/文本报记者 王会/图

左权县茂丰生态农庄。

地处太行山区的山西省晋中市是传统的农业大市,是黄河流域古老的农业发祥地之一。改革开放以来,晋中推进农业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,构筑了以传统优质杂粮、特色干鲜果品、适时无公害蔬菜和绿色畜禽产品等四大产业为主的“两区三带”产业格局,从而把晋中农业和农村经济推上了健康发展的快车道。

近几年,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,在移民搬迁增多的背景下,晋中地区也出现了大量的“空壳村”,而左权、榆次、平遥等县区在实践中探索出的“空壳村”发展绿色生态经济农业经营模式,走出了一条山区县份发展现代农业、推进城乡一体化的创新之路,为“农地增效、农民增收、农业转型、农村转绿”积累了经验。

撂荒地上做文章——依托移民搬迁村原有的耕地及荒山、荒坡、荒沟、荒滩等资源,引入社会能人、民营资本,以租赁、转让、购买使用权等形式进行规模开发,变荒为宝

在清漳河畔,太行山巅,素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称的晋中市左权县,是典型的山区、老区、贫困区。进入新世纪之后,左权县委县政府在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,制定了一城34个中心村的发展战略,到2013年底,累计实施异地移民搬迁3.5万人。仅有16万人口的左权县,一下子有近四分之一的人口集中到中心村,原有村落就变成了“空壳村”,水、电、路、房屋、土地、林业等资源闲置或毁坏。面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,左权县开始了在撂荒地、空壳村上做生态文章的探索。

深秋季节,顺着319省道一路向东,汽车在蜿蜒的盘山路面上爬行,窗外太行山独有的风光在眼前掠过,让人不由发出“太行山似海,波澜壮天地”的感慨。

“太行山区,土地贫瘠,雨水稀少,农民离开村庄了,但是土地带不走,谁来种地的问题也就格外明显。”晋中市委统战部长、原左权县委书记孙光堂带着记者行走在山间小路。“我们探索出的办法是依托移民搬迁村原有的耕地及荒山、荒坡、荒沟、荒滩等资源,引入社会能人、民营资本,以租赁、转让、购买使用权等形式进行规模开发,变荒为宝。”孙光堂告诉记者,他在调研中发现,虽然农村可用资金匮乏,但有大量社会资本却正在寻求出路。特别是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后,不少民营企业家持币寻求投资机会。同时,现实的社会背景是大量城市居民对绿色消费、生态消费的需求日益增长。“当时第一想法就是应把这两者需求对接,把资金、能人等引回乡村。”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  • 责任编辑:李鸥
    法律声明 | 保密承诺 | 个人注册 | 联系方式 | 常见问题 | 您对 网站 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 联系我们

    未经同意,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 辽宁农业信息网版权所有© 1997-2013

    辽ICP备120259925号 电信业务审批[2001]字第233号函 辽公网安备1101050003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