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地保护的扎龙范本

核心提示: “为何片片白云/为她落泪/为何阵阵风儿/为她诉说/还有一群丹顶鹤/轻轻地/轻轻地/飞过……”这首歌吟唱的是“中国第一位驯鹤姑娘”徐秀娟。20多年前,在扎龙湿地,经她饲养的幼鹤成活率达到100%。后来,为寻找一只飞失的白天鹅,徐秀娟不幸溺水身亡。

“为何片片白云/为她落泪/为何阵阵风儿/为她诉说/还有一群丹顶鹤/轻轻地/轻轻地/飞过……”这首歌吟唱的是“中国第一位驯鹤姑娘”徐秀娟。20多年前,在扎龙湿地,经她饲养的幼鹤成活率达到100%。后来,为寻找一只飞失的白天鹅,徐秀娟不幸溺水身亡。

同样是在这里,10多年前,一场大火延续了十几日,将整个湿地的芦苇连根燃烧,险些摧毁湿地的生态系统。

如今,这片曾经上演过“美丽”与“哀伤”的湿地现状如何?近日记者跟随中国气象局的“绿镜头”活动走进扎龙湿地,一探究竟。

补水,帮湿地找回“生命力”

扎龙湿地,位于黑龙江省西部的松嫩平原,占地面积21万公顷。蒙古语中,“扎龙”意为饲养牛羊的圈。

雨后,驱车前往扎龙自然保护区,眼前的景色美得如同仙境:水里,芦苇随风摇曳;头顶,飘荡着大朵的云团;空中,丹顶鹤不时吟喔盘旋……

“湿地好不好,水鸟是一个关键因素。”黑龙江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王文峰告诉记者。统计显示,保护区内现在生活着400只左右的野生丹顶鹤,占到全世界现存数量的五分之一;另有白枕鸥、蓑羽鹤、白鹤、白头鹤、灰鹤等鸟类共计296种,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鸟类35种。

扎龙湿地能够“活”了过来,离不开补水工程。长期以来,扎龙湿地靠乌裕尔河、双阳河的间歇性泛滥补给水源。然而受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,湿地降水量与蒸发量一度“入不敷出”。2001年的一场大火更是给其致命一击,直接影响到丹顶鹤等珍禽的栖息繁衍。

湿地也能发生火灾?“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水,当时扎龙湿地700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只剩130平方公里有水,很多地方甚至可以行车。”王文峰回忆道。

威胁不只来自火灾。根据2003年的一份人民政协提案,由于湿地缺水严重,如若不及时补水约10亿立方米,扎龙湿地在不久的将来有消失的危险。

如何破解湿地“干渴”困局,保护丹顶鹤的生存环境?补水是治本之策。据统计,2002年至2003年春季到初夏,黑龙江省向扎龙湿地补水4.2亿立方米。

水,是湿地的血液,有了水,一切生命才有了生机。4.2亿立方米的水,使扎龙湿地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恢复,2003年湿地丹顶鹤种群比2001年扩大了近一倍。随后这一长效补水机制正式确立,每年为扎龙平均补水2.5亿立方米,目前已累计补水19.52亿立方米。

超常付出换来喜人成果。目前扎龙自然保护区已基本告别干渴,生物多样性在慢慢恢复。“扎龙湿地补水后,水环境大大改善,丹顶鹤等珍禽繁殖的种群数量、繁殖个体数量均有所增加,幼雏死亡现象减少。”扎龙管理局鹤类繁育中心副主任高忠燕说。

与此同时,湿地调节气候、降解污染的功能也更加突出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气象局总工程师孙砳石研究发现,近年来随着扎龙湿地逐渐恢复,湿地周边雷雨天气增多,极端气温呈递减趋势,这表明湿地调节环境的能力在增强。

移民,恢复湿地“纯生态”

人鸟争食,一直是扎龙湿地绕不开的话题。

扎龙湿地是我国北方同纬度地区中保留最完整、最原始、最开阔的湿地生态系统,同时也是许多跨国飞行鸟类的重要迁徙通道。由于历史原因,湿地核心区内同时生活着5000多名以割苇草、打鱼、种田为生的村民。

“人多了,鸟就害怕。现在是拖拉机种地,‘咣咣’响,动静大;可不比以前牛和马拉车耕地,一声不吱!”15年前从核心区搬出来的扎龙村村民徐民占说。

不仅是动静大。人多了,人鸟争地、人鸟争食的矛盾自然也愈加突出。王文峰告诉记者,50年来,核心区内人口增长了10倍,对湿地资源的依赖性不断加大,丹顶鹤等珍禽的生存环境和食物来源逐渐受到威胁,“一些水鸟甚至因经不起人类侵扰弃巢而走”。

这一威胁在2005年又一次“集中爆发”。3月的一天,因核心区居民放火烧荒,距离保护区管理局30余里外的克钦湖突起大火。

尽管大火很快被扑灭,丹顶鹤成功躲过一劫,但人鸟矛盾已迫在眉睫。“地方就这么大,人和鸟再去争的话,不像话。但故土难离,谁也不愿背井离乡啊。”徐民占坦言。

问题的确棘手。一边是繁殖地鸟类对人类活动强烈排斥,一边是原住居民要生存,困局如何破解?“人退鸟进”是唯一解决方案。经政府部门测算,扎龙湿地核心区的生态搬迁计划涉及齐齐哈尔市和大庆市13个自然屯1528户居民,预计总投资1.63亿元,其中中央投资9818万元、地方配套资金6545万元。

为了扎龙湿地的鸟,人们要举家搬迁,看似代价大,但搬出来后发现是另一片天地。“以前湿地水美草肥,靠着它吃穿不愁,但近年来随着人口增多再靠湿地吃饭越来越难。”徐民占说,搬出核心区后,交通方便了、信息通畅了,收入也增加了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保护区内优先为外迁居民提供绿化、开电瓶车等工作岗位,每年收入二、三万元,再加上割芦苇纯收入二、三万元,手头比以前宽绰多了!”

如今,在扎龙湿地,像徐民占一样主动搬出核心区的村民越来越多。“过去村民常常捡鸟蛋吃,现在大家都知道要保护湿地保护鸟了。”徐民占说。

扎龙保护区科研监测中心主任逄世良给记者讲了个故事。前些年,科研人员出去搞野生动物调查,看到一位农民抱着一只受伤的天鹅。一个有钱人说:“听说天鹅肉味道不错,我给2000块钱,买了!”“不行,天鹅是受保护的,我要把它交回管理部门。”农民回答时一点不含糊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生态搬迁项目已正式启动,安置核心区居民的楼房已经进入征地阶段,预计第一批核心区居民会在明年冬季搬迁出来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  • 责任编辑:李鸥
    法律声明 | 保密承诺 | 个人注册 | 联系方式 | 常见问题 | 您对 网站 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 联系我们

    未经同意,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 辽宁农业信息网版权所有© 1997-2013

    辽ICP备120259925号 电信业务审批[2001]字第233号函 辽公网安备110105000322